咸鱼,小学生文笔的污,不定期更新,慎。

【末子】弟控的胜利(短篇)

1,首先这是个没有准确谁上谁下的cp文,标题废

2,可能到后来会有些ooc,慎

3,甜甜的糖,现实向,介意慎

-----------------------------------------------------------------------------

“啤酒也没了啊,又要下楼……真麻烦。”虽然这么说,二宫还是穿上衣服换上了鞋子准备出门,还没开门就能听到外面的雨声表明现在雨下的很大。

    虽然觉得打伞很麻烦,但回来再洗个澡更麻烦,还是拿了把伞。

    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商店在小区外,这种天气就算是这么几分钟路程二宫也觉得很漫长,可是不管怎么说都想要喝一杯——尽管天亮之后还有工作而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

    走在大雨里的感觉就像站在花洒下面一样,即使手里撑着这把大伞还是不可避免的溅了一身水。

    二宫一边低声抱怨要是上次多准备一些就好了一边往前走。抬头看到前面路灯下坐着一个人,明明醉的不行还一直在喝,心想着虽然不是少女但是这时候还是绕个路吧,可是定睛一看那人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

    那个坐姿,那个侧脸,还有那个甩头发的动作——喂,那不是jun么,这个时间坐在这里淋雨喝酒是疯了吗?

    二宫小跑过去把伞撑在两个人头上:“jun,你怎么在这里?”

    “嗯?Nino啊,喝一杯吗?本来想找你一起喝酒,邮件每回,携带也关机……”

    啊,一回家就把携带丢在一边大概是没电了!

    但是…

    “你不知道直接上楼吗!”

    “可是……可是……唔,忘了是那一栋了……”

    二宫扶额,他松本润平时都被认为大爷的不行,其实一喝醉就跟家养的小奶猫一样,不认路,还黏。

    “还能自己走吗?上楼吧换身衣服,要不该感冒了。”

    白衬衫湿哒哒的贴在身上,有种说不出的诱惑,果然是松润,不经意间也能帅破天际,二宫觉得自己的弟控属性要爆棚了。

    “nino抱。”然后不由分说的就抱上了。

    这种时候二宫不得不说……

    “我刚洗的澡……”但是还是很乐意的这种话是不会说出来的。

    从出道的时候二宫的设定就是机灵的吐槽役,但松本貌似一夜之间就从卖萌耍宝的熊孩子变成了帅气逼人的大爷润,而这个团内唯一比自己小的家伙自己当然是舍不得欺负的——偶尔调戏他两句自己先红了耳根。

    所以二宫对他真的是没办法,宠着呗。

    “先把湿衣服脱了。”

    “……”倒在地板上的松本润不做出任何反应。

    “真是的。”转身走回房去拿一条新的浴巾,二宫只想先给这个家伙擦干头发再说,当然他是看不到笑得一副奸计得逞样子的松本躺在地板上望着他然后在他回来之前闭上眼。

    把松本从地上扶起来不是件容易的事,先不说他二宫细胳膊细腿的而松本经常锻炼得有着结实的肌肉,就说这家伙喝的醉成一摊烂泥还不好好听话的乱动,二宫放弃治疗干脆自己也坐在地上让松本靠在自己怀里,拿干净的浴巾把他浑身裹上再仔细的给他擦干头发。

    明明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不知道照顾自己。

    “jun,别睡着了,先洗了澡再睡。”

    “ni…nino,来,我们再喝…喝一杯。”

    “你都这样了还喝,给我老老实实洗澡去。”

    “就一杯。”

    “一杯也不行!”

    松本见达不到效果,脑袋往原本枕着的二宫的腿上蹭,而在二宫看来这简直就是小猫在撒娇,虽然自己是犬派但是这样看来猫也很不错嘛,这家伙是不是不知道自己这样有多!可!爱!

    “只准喝一杯,然后就给我洗澡去!”说是这么说,松本早就打开一听啤酒递到他手上,嗯,正好想要喝一番榨呢…

    于是二宫也忘了自己说的只准喝一杯,硬是把松本拿来的好几瓶都喝光了才想起来原本是要干什么。

    “啊,差点都忘了,jun你该去洗澡了,要不该感冒了。”

    “nino要一起嘛?”

    “欸?”二宫觉得自己大概是听错了。因为五个人在一起十几年来,不管是包子润还是大爷润,如果你要进他的洗浴间一定会被踢出来,这是来自相叶雅纪的报告。一般来说就算洗浴间数量再少也会让他一个人一间,而现在他问自己要不要一起,二宫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站起来比二宫还是要高一些的松本拉着二宫就往浴室走。

    想着折腾了这么久也是该洗个澡,反正都是男人嘛,什么没见过,虽然全裸的jun确实没直接看过但是杂志上还是看了几眼的,不,好几眼。

    松本还是享受着二宫的服务,借着醉意让二宫给自己洗头发,洗发水清爽的味道是平时能在二宫头发上闻到的那种。

    “洗澡好歹你给我自己洗啊!”

    “nino,你害羞了?”

    “这不是害不害羞的问题啦!”二宫觉得自己被调戏了。

    “那你为什么不帮我洗?”

    “你真的是松本润嘛?!!!”

    “当然是。”

    “……”心好累不想讲话。

    二宫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妈妈照顾孩子一样,一边在心里吐槽没那个酒量还一直喝也不担心工作这可不是平时克己的松本润,一边拿吹风机帮他吹干头发手指从发丝间穿过竟然喜欢上这种触感忍不住多摸两下。

    “nino……”

    “嗯?”

    “chu~”在二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转身在他脸上轻轻的一吻。

    二宫觉得今天晚上受的刺激真的不小,先是看他撒娇,后是看到裸体,然后又来这么一出,二宫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脸红透了。Arashi的con上这样做倒也不是没做过,看来他今天真的是醉了。

    “nino,我也要。”松本把自己的脸伸到二宫面前,明明之前能很自然的亲下去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好害羞,二宫觉得脸有点热一定是因为喝了酒。

    “nino?”没等到二宫的回应,松本直勾勾的盯着二宫一副委屈的样子,一下子逆回十几年前的那个小包子,二宫觉得自己要狼变了。

    二宫把松本扑倒在沙发上,然后在他脸上狠狠的亲了下去还故意弄出响声。然后就听见松本一个人在那里笑。

    不太明白他在想什么,二宫认命的把他扶起来继续给他吹干头发。

    “说实话,你今天怎么来了,我可不觉得是真的想喝酒了。”到这个时候二宫也不觉得这个家伙是喝醉了,顶多就是借着醉了来调戏自己的,这么多年这都看不出来那真的是白在一起了。

    “我过来跟你一起住好不好。”

    “为什么?”他可不想要一个有起床气的同居人。

    “收留我嘛~”这个表情,天。

    “你松本润会没有地方住?”还是挣扎一下。

    “没有。”

    “那也不要。”

    “那我就不走了。”松本润很自觉的自己跳上二宫的床,大字型的霸占着整张床。

    看那人一脸耍赖的样子,毫不客气的也爬上去伸手就去挠他痒。

    两个三十多岁的大叔这样闹的场景真的不是一般的违和,体力当然也没有小时候那么强能闹上半天,不一会儿就双双躺倒在床上喘着粗气。

    “你就是来闹我的吧。”

    “和我在一起吧,nino。”

    “你说什么?”

    “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松本转头在二宫耳边大声的说。

    “松本桑,不是你说团内有两个member在一起了会觉得困扰的吗?”强制压抑自己开心的表情,二宫觉得自己有可能在做梦。

    “嗯?我说过吗?但是是nino和我所以没关系。”

    “这是双重标准吗?”

    “那你是答应了?”

    “我需要考虑一下。”

    “不行,快答应我。”

    “啊~小润现在一点都不可爱了,凶我。”

    “那你答应我啊。”

    “……”

    松本看二宫一直不答应,一脸纠结的小表情让二宫心里笑开了花,恨不得拿出相机咔咔咔拍几张留作纪念。

    知道松本喜欢自己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他大概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自己喜欢上一个男人的事实,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十几年的团员。

    听到松本的表白,二宫恨不得立马答应可是日常的逗逗他还是要有的,之后还是要答应的,要不然他跑了怎么办?

    “好啊。”

    “欸?这是答应了?”

    “那我收回?”

    “不要”

    因为二宫喜欢松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第二天,乐屋

    “我和nino在一起了。”躺在沙发上补眠的二宫听松本把他们的在一起的消息昭告天下。

    “欸?怎么在一起的?告诉我告诉我~”

    “恭喜~”

    “ZZZ~”

    “利达…”

    “唔嗯?啊,恭喜。”

     今天的嵐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

谢谢gns看到这里~因为是自己看到下雨蹦出来的脑洞(大概是几个月前现在才写出来)所以发展可能有些神奇【你也知道么!

撒花~\(≧▽≦)/~终于写完了

评论
热度 ( 36 )
TOP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