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小学生文笔的污,不定期更新,慎。

【竹马】他和他的花(上)

相二,ooc有,慎!

突然想到某童话的梗写着写着就跑偏了我就不说出来了(/w\)

根本没有标题那么文艺(其实是标题废),拆开都是傻白甜,文风不太稳定见谅QvQ

-------------------------------------------------------------------

    “相叶先生,有你的快递!”

    “はい~”虽然自己最近没有邮购,但是上周松本好像说过要送自己生日礼物,虽然很感谢,但是这才十一月,生日礼物也太早了点吧?

    把包裹抱回房间,意外的有些分量,不知道是什么呢?小心的拆开箱子,发现里面是一盆盆栽,具体是什么相叶没看出来,大冬天竟然还有一个花苞。

    旁边放了一张贺卡。

 

相叶さんへ:

    这个盆栽据说全世界只有几株,很珍贵,这一株还很年轻哟。而且店主神秘说一定要好好照顾,我觉得你会喜欢的。下个月我要去国外了,先把礼物送给你,提前说一声生日快乐。

                                                                松本润

注:要每天浇水哦。

 

    真是搞不明白润那家伙在想什么,最近迷上了盆栽就算了,连送人礼物也是盆栽,不能说因为我开了花店就觉得我肯定对花感兴趣吧,虽然确实很好奇啦。

 

 

    十一月的天气就算是常温的水也有些凉,相叶想了想,在水里加了些温水,只是让水不那么凉,植物真的会觉得水凉吗?不知道,但是相叶觉得凉就是凉。

    相叶一边浇水一边对着面前的花苞说:“什么时候才会开花呢?快点开花吧。这是什么花,等会去查查图鉴好了。”

    不知道该把它放在哪里,相叶想,如果哪天开花了一睁开眼就能看见最好了,所以最后小花就安家在相叶床头的柜子上。虽然每天都在浇水,可是花苞好像并没有想要开花的意思,相叶觉得自己的耐心都要被磨完了。

    终于。

    早上天还没亮闹钟先响了起来,相叶想起来关闹钟却闻到一阵花香,花香并不浓郁反而很清新,有点像柠檬又有点像山间的风。

    大概是这香味让人放松,相叶觉得自己又要睡过去了。

    “该起来啦,相叶先生。”

    那男声宛如林籁泉韵,清脆却不刺耳。

    不对!男声?

    相叶是一个人住,唯一一个有备用钥匙的就是自家的弟弟,但是裕介的声音才不是这样。

    猛地睁开眼。

    咦?没有人啊。

    听错了吧…最近是不是太累了都出现幻听了?

    “这里这里!”

    莫非…

    相叶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他的小盆栽开花了,有点不寻常的是,花盆边坐着一个人——应该可以这么说吧虽然只有手掌般大小。这不科学,简直像是童话故事,一定是假的。想着就又想躺下。

    “再睡就不用开店了,相叶先生。”

    “你…是精灵吗?花的精灵?”

    “花的精灵是什么?我就是花。”男孩指指身旁的花。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有些人天天扰人清梦的讲心事,我想不知道是谁都难吧,相叶先生。”

    “欸,不要那么生疏嘛~你叫什么名字?”

    “二宫和也。”

    “kazu,以后我就这样叫你了~我们出去玩吧!”

    “你的店呢?”

    “明天再说~”

    顺带一提今天是相叶的生日12.24。大街上都装饰了起来,彩灯挂在树上,晚上似乎会很热闹的样子。

    二宫抱着花瓣坐在花盆上看着相叶哼着歌的洗漱,然后挑衣服,换了好几套都不满意。

    “kazu,你觉得哪一套好看?”

    “都好看。”

    “欸?Kazu你在敷衍我吗?”

    “没有,你看我真诚的眼神。”

    这确实是二宫的心里话,相叶瘦瘦高高的,什么衣服穿在他身上都很好看,抬手的时候能看到他精瘦的腰上的腹肌,二宫摸摸自己九九归一的腹肌,算了,看看就好。

    “kazu,我们走吧?”

    二宫默默的看着相叶,虽然我小但是我不想裸奔啊!

    “衣服…”

    “可是我没有这么小的衣服啊,kazu……就不能变成正常大小吗?”

    “我这就是正常大小!……好啦好啦,你先闭眼!”二宫让相叶把自己放到床上。

    相叶乖乖的闭上眼,身边的花香突然就浓郁起来。

    “好了。”二宫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你问为啥?因为现在二宫宝宝是全裸的啊!

    相叶觉得二宫还是好小一只,好想摸摸头。

    “把你的爪子给我收回去!”一不小心炸毛的二宫宝宝如是说。

    不到一米七的个子,皮肤白的像豆腐一样,亚麻色的短发乖巧的搭在头上,くう!果然好可爱,润的礼物赛高——自然的把二宫当做自己的所有物的相叶同学心情不能更好了。

    “……衣服。”第无数次的提醒坐在自己面前傻笑的相叶,二宫觉得自己应该回盆里冷静一下,要不然会想狠狠地拍他头。

    “kazu,给你胖次。”

    “为什么是水蓝色…还有这个花哨的五角星是什么…”

    “同款的胖次啊。”相叶掀起自己的T恤果然露出的胖次边跟自己手上这条是同一款,二宫保证自己一定是手滑才会把胖次甩到相叶脸上。

    “才不要同款啦!”

    “kazu你嫌弃我。”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眨着看不见眼白的大眼睛。

    二宫都觉得自己有点罪过了,怎么说这人也是自己的主人,虽然天然的可以。

    但是下一秒……

    二宫想收回之前的话。

    “哈…哈哈,别,别挠……好痒哈哈哈哈!baka”

    二宫忙着躲开相叶在自己腰上作恶的手没注意被子滑落了大半,看着二宫的腰因为自己的原因扭动相叶可耻的……抱歉没硬,给二宫裹好被子的大兔子害羞的留下一句,“kazu快点换好衣服出来!”就跑出了房间。

    好不容易才拉着换好衣服的二宫出门。

    “相叶さん,我们去哪?”

    “回我家吃饭~”

    “我们不是刚出来吗?”

    “实家啦!”

    相叶的实家是有名的桂花楼——中华料理店。爸妈去周游世界,就剩下相叶和弟弟裕介两个,因为不想当厨师相叶愉快的丢下弟弟继承家业自己开了一家名叫キセキ的花店。

    “我回来了~”

    “嗯?”听见自家老哥的声音,裕介从厨房出来,看到了从来没见过的二宫。

    “你好我是相叶裕介,这个人的弟弟。”裕介手指指相叶一脸嫌弃。

    像是没有看到一样:“我要一份炸鸡~kazu你要吃什么?”

    “你是尼桑的朋友?”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样子。

    “kazu是我的花……”话还没说完就被二宫的小手糊了一脸。

    “二宫和也,初次见面。”

    “nino啊,你要吃什么看看菜单吧都是我的拿手菜哦!”

    二宫随手指了菜单上最显眼的一个。

    大概是因为过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店里只有几对情侣,还有带着孩子的夫妇,相叶和二宫两个人的组合显得有些奇怪,当然也没有人在意就是了。

    “はい,nino的汉堡肉,尼桑的炸鸡。”

    “店长,麻烦过来一下~”

    “はい~”

    裕介走开后明显放松了一些的二宫在相叶眼里简直就是认生又逞强的小孩子——事实是两个天然太难对付了不是吗?

    “kazu不吃吗?”看二宫半天不动刀叉,相叶奇怪的抬头看着二宫。

    二宫看看相叶又看看面前的汉堡肉。

    好的,相叶这下明白了,自家的这朵小花不会用刀叉。把二宫面前的盘子移到自己面前,把汉堡肉切成方便入口的大小然后把盘子推回二宫面前。

    “ありがとう”二宫低着头用左手拿着叉子吃着切好的汉堡肉,说话声音小小的相叶还是听到了。

【玩家:相叶雅纪 血条清空】


-----------------------------------------------------------------------

卡在奇怪的地方了ww谢谢愿意看到这里的gns~

评论
热度 ( 73 )
TOP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