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小学生文笔的污,不定期更新,慎。

【翔润】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翔润也是本命cp但我竟然是第一次写!ooc有,慎!

复习初con的脑洞~这文在电脑里待了一个星期硬是没网发不出来qwq

STK什么的我不知道不知道哈哈w

----------------------------------------------------------------------------

    “翔くん,辛苦了,明天见~”松本润戴上墨镜背上包回过头对还在看报纸的樱井翔道别。

    “うん,你也是,辛苦了,明天见。”

    樱井翔和松本润两个人同属一个组合,人们总说他们关系不怎么好,可毕竟一起十多年再坏的关系也会变好,更何况原本就没有关系不好这回事,只是两个人的强气场不适合一直黏在一起搂搂抱抱不是?

    早在第一次演唱会的时候,松本就在樱井接受采访的时候对着镜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表白过。

    “因为翔くん是我喜欢的翔くん,所以fan们很抱歉,翔くん我是不会让给你们的,能成为翔的头号粉丝的话我可是会很高兴的。”

    “松润…是呢,有些喜欢我的事情我多少可以察觉到,你是我的头号粉丝吗?”

    “是啊,比谁都喜欢!”

    “是爱,还是喜欢?”

    “啊…那又不一样了。”

    樱井一时语塞笑了出来,“我才不要这样的粉丝呢!你这个人真是有趣。”

    “嗯?听到了吗?他说我有趣嘿嘿。”

    当时表白的那孩子早已经变成了立派的大人,当初的事情也很少有人提起,大概是被遗忘了。

 

 

    回到自己的公寓松本,留意了一下信箱——果然,这个人真是契而不舍的写呢,虽然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这个人好像很了解自己的样子。

    但是说白了也就是STK。

    作为偶像松本早就做好了会被跟踪的准备,总是会有一些疯狂的粉丝会找到他的住处,但是这个人好像不太一样,快三年来每天一封的信,说是信也只是装在信封里一条短短的话,偶尔还附上奇怪的东西

润へ:

今天也很帅哟,黑眼圈有点深,要注意休息,不要在外面喝酒不回家哟。

附,醒酒效用不错的花茶一盒。

润へ:

今天的私服我很喜欢哟,我也买了同款哟茶色的那件。

附,同款五件的图片。

润へ:

今天嗓子有些哑了呢,是不是着凉了?

附,喉片和感冒药,一个奇怪的口罩。

 

    明明是STK却完全讨厌不起来,或者说更像是一个照顾自己的前辈,松本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病才会把每天一封短短的信整整齐齐收在盒子里——也许是因为自己是A型乙女座。

    今天是什么内容呢?

    松本拆开信。

润へ:

今天是第一千封,我亲爱的润,你就不好奇我是谁吗?

附,松本的睡颜一张。

    嗯,看来我睡着之后还是一样的帅气——欸?这图应该不是杂志的图吧,摆设明显就是自己卧房的样子。

    起身想要回房检查是不是有摄像头一类的东西,手机先一步响了起来。

    有新邮件。

    陌生的地址却异常的直白。

 

    信息只有短短一句话。

    ——摄像头这种东西就算是亲爱的润也找不到哟。

 

    松本的眉头皱了起来,原本只觉得这个“粉丝”虽然行为奇怪可是也没有太过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怎么行,能在自己家安自己也找不到的摄像头必定能轻松的进出自家,虽然不担心自家被盗,但是看来自身安全难保啊。

    看了看手机联系人列表。

    …给翔くん打个电话试试看吧,不过已经凌晨一点了不知道他睡了没。

    忐忑的等待着电话的接通。

    “嘟……”会不会睡了?

    “嘟……”果然这个时间。

    “嘟……”要不还是挂了吧。

    “もしもし?松润?怎么了,这个时间。”

    “翔くん,我可以来你家吗?”

    “いいよ”

 

    给松本开了门,樱井顺手接过松本的外套挂起来,又走回厨房拿出两听一番榨放在茶几上,还有几样小菜看起来原本就准备喝一杯的。

    “怎么突然想到来我家?”樱井打开自己面前的一听递给松本,自己拿起另一听。

    “我家…被安了摄像头,还找不到在哪里……”松本接过樱井递过来的啤酒狠狠地灌了一口。

    “摄像头?你怎么知道的……”樱井瞪大的眼睛像仓鼠一样滴溜一转。

    松本拿出手机把信息给樱井看。

    “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先去洗澡早点休息吧,明天你还有新剧的拍摄?”

    “嗯。”松本轻车熟路的往浴室走,毕竟偶尔也会来喝酒。

    “新的浴巾和换洗衣服我放在柜子上了。”

    两个人身材差不多,衣服尺寸也一样,所以樱井的衣服松本也刚刚好,虽然松本并不能接受樱井全身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是迷彩的审美但是这不妨碍他把樱井的衣服穿出另一种风格。

    花洒喷的水有力冲刷在身上,松本对于那个STK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但是既然已经躲出来了谅他也没办法了吧,今天还是好好休息吧。

    松本擦干身上的水珠,换上樱井准备的衣服,难得不是一身迷彩,纯黑的衣服大小刚好,湿漉漉的头发服贴的收在耳后,水滴顺着脖子滴落在环在脖子上的毛巾上。

    “翔くん你在看什么?初con?”

    “嗯,一起看?”樱井抬起头看着松本拍拍身边的位置。

    “不了,想早些休息了。”

    “难得我们的克己先生不当工作狂了,房间在那边”樱井指着自己的房间。

    “不是有客房?”那是樱井的房间松本当然知道,但是还从来没进去过,他倒不是介意睡在别人的房间,只是自己一个睡了主卧难不成让主人自己去整理客房,或者说委屈在沙发上?

    “客房还没整理出来,你先睡吧。”

    “那我去整理好了。”

    “等…等等”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樱井有点后悔当初买房子的时候为什要买主卧和客房这么近的,这就算了——

    “翔くん……这些”松本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面前的房间里满眼都是自己。

    高大的书架上满满的专辑从他们出道的第一张到最近出的一张,上面还有几本大相册,松本伸手拿下来,每一张有自己的shop,每一张有自己的限定,还有生写,再往后就是连自己都不曾见过的照片,各个时期各个角度。

    松本觉得自己仿佛复习了一遍从出道到现在的自己。

    这还不说墙面上贴的自己海报,一个一个摆放整齐的扇子,每一本自己出现的杂志……

    松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看自己的样子都看腻了。

    转过头却没看到樱井,松本觉得他们需要好好谈谈。

    樱井又坐回沙发上继续看初con,画面上是当时的solo。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You’d be like heaven to touch

    I wanna hold you so much

    At long last love has arrived

    And I thank God I’m alive

 

    “翔くん……”松本不知道自己现在复杂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ね,那之后润都没有对我表白了欸。”

    “那…那是”

    “可是我给润写了这么久的信,也没有回信——润讨厌我?”

    “那个人是翔くん?”

    “今天润也很帅哟。”说完的樱井转身把坐在自己身边的松本压倒在沙发上,越来越靠近,松本紧张的闭上了眼,预想中的吻没有落下,樱井只是靠在松本颈窝蹭蹭他敏感的脖颈。

    樱井温热的呼吸让松本有点痒痒的。

    其实长大之后松本觉得自己对樱井的感情一直都没变,只是难再开口了。也怕开口之后被樱井追问是喜欢还是爱,因为自己也说不清。

    “润,是喜欢还是爱呢?我是爱哟。”

    “翔くん…你是不是喝多了。”

    “没有。”樱井眼睛直直的盯着松本,有些不好意思似的松本转过头又被樱井扳回来正视自己。

    松本还在思考,樱井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强迫他了。

    “不清楚。”A型乙女座一生少有的几次模糊回答,松本一手覆上樱井的眼挡住他的视线,另一只手撑起自己,嘴唇在樱井脸颊轻轻擦过。

    “那就以后慢慢想清楚。”樱井松开对松本的压制,手握住刚才覆在自己眼睛上的那只手,笑嘻嘻的看着松本。

 

    对视了一会,想起身进房间睡觉的松本觉得自己是被一只大型的仓鼠的缠住了——比如说背上那一只。

    “我要睡觉了。”

    “你睡吧。”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

    “睡觉。”

    松本转了个方向背对樱井,闭上眼准备睡觉。腰上环着的一双手却不能忽视。

    “樱,井,翔。”

    “嗯?在!”

    “放开!”

    “在我怀里润会睡得更安稳的。”樱井在松本耳边轻轻吹气,带着笑。

    “不会。”

    “睡吧,晚安。”

    “……哎,晚安。”还是拗不过他,无奈只能老老实实睡在樱井怀里的松本其实内心并不排斥,还有点小激动。

 

早上

    “润?起来了,马内甲打电话来了……”

    “嗯?马内甲?不管……让我再睡一会。”严重睡眠不足的松本拒绝起床。

    “润……”樱井无奈的揉揉他的头发被一巴掌拍下来。

    不过这种样子的润还没见过呢。

    樱井拿出手机。

    ——咔嚓

    ——咔嚓

    ——咔嚓

    不行,太引人犯罪了。樱井还想再拍两张——

    “樱井翔,你给我差不多够了!”刚睡醒的松本一把夺过樱井手上的手机,屏幕上果然是自己的睡颜,嗯,我睫毛真长,不对……

    松本手指一动,删除。

    “啊啊啊啊,不要删啊!”委屈的樱井宝宝。

    松本把手机塞回樱井手里。

    走出房间看到餐桌上两人份的早餐,看来樱井很早就起来准备了,要不然这成功的早餐怎么可能准时放在桌上。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

    “不行!”

    “让开!”

    “那都是我的命根子!不能扔!”

    松本觉得自己额头上大概出现了几个十字路口,明明是一个团的门把……

    “算了,你扔吧。”

    “嗯?”让步的有些太快了?

    “我有你就够了。”

    松本·被直球击中·润

    “我要迟到了。”

    “还有一个小时。”

    “你刚才说马内甲……”

    “嗯,马内甲说推迟一个小时。”

    “樱井翔,你能耐了啊……”

    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松本推开樱井送到自己嘴边的早餐。

    “告诉我摄像头在哪里。”

    “不告诉!你要拆?!”

    “这不是当然的吗?”才不要被一直监视。

    “可是我想看着润。”

    “这不是看着呢吗?”翻开剧本,手上拿着樱井烤好的吐司,嗯,草莓果酱味道不锁。

    “想一直看着啊,润太耀眼了,眼睛都移不开了。”

    “你在说什么啦。”

    “ね,润,搬过来住吧。”

    “嗯?嗯。”

    “那我今天去帮你搬!”

    “不用这么急吧……”

    “啊,润……你快迟到了”

   “我走了!”抓起樱井放在自己旁边整理好的包就要走,又被抓了回来,“怎么了?”

   “kiss goodbye”

    绝对不允许自己迟到,松本在樱井额头飞快的chu了一下。

    “不对,是这里。”樱井拉过松本,放肆的撬开他的牙关攻城略地直到两个人都有点喘不上气来。

    “好了啦,真的要迟到了。”松本赶紧推开樱井来掩饰自己红透了的脸。

    又一次被拉住。

    “又怎么了?”

    “钥匙。”

    松本摸索出上衣口袋里的钥匙递给樱井,然后终于出门去片场了。

 

    后来——

    From:樱井翔 To:松本润

    润有好好的收藏我写的信啊,一封不少好开心。

    工作加油!

 

    在片场收到邮件的松本差点没把手机甩出去!就说早上觉得忘了什么事情!


-------------------------------------------------------------------------

甜嘛?!!!最近SJ糖吃的有点多w

看到这里的gns阿里嘎多~

评论 ( 4 )
热度 ( 83 )
TOP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