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小学生文笔的污,不定期更新,慎。

【信号灯】世界は恋に落ちしてる

n视角(?),NA和SA都有,长末不太明显的刷刷存在感。

ooc有,慎!

依旧是没能突破万字的一篇【感觉自己废话好多QvQ

--------------------------------------------------------------------

    那应该是樱花盛开的季节。

    七岁的相叶雅纪认识了六岁的二宫和也。

    『雅纪是尼桑,要照顾和也哦。』

    『嗯!』相叶握着小拳头对妈妈和二宫妈妈点点头。

    从那一天开始,相叶雅纪正式和二宫和也绑定。

    但是事情的发展并不会一帆风顺,不知道是因为妈妈太严厉还是天然过了头,相叶是没有叛逆期这种东西的,但是二宫有,而且是两人份的。

    到了高中还是比相叶矮半个头的二宫,染了一头金发,两个人还是每天待在一起,只是二宫不再跟在相叶身后尼桑尼桑的叫了,好像是一夜之间成熟了不少。

    对此相叶只是笑得一脸灿烂,『小和很可靠呢!』

 

    『バーカ!别在数学课上睡觉啊!』二宫看着讲台上看过来的数学老师中居,摇摇旁边座位上的相叶小声的叫醒他。

    早上第一节课就开始睡觉,真是不知道昨天晚上都干什么去了。

    『相叶同学,你上来解一下这个题。』

    果然!

    二宫把自己解好的答案快速的抄在纸条上偷偷的塞给相叶。

    虽然叛逆是叛逆,二宫还是有好好学习的,要是没有那优异的成绩只怕学校早就该找他谈话了。

    『呼,好危险,小和谢谢啦~』从讲台上走下来的相叶对二宫做着口型,附带一个不算是wink的wink。

    『虽然过程是对的,但是结果错了啊,相叶同学还要加油啊』

    欸?错了?

    相叶想,不对啊,小和成绩很好的一定是老师看错了。

    二宫看了看黑板,趁老师不注意狠狠的拍了相叶的头,『バカ!7和1也能弄混。』

    『果咩!』然后又露出那种单纯的笑。

    相叶的笑真的很好看,要不怎么会被班上的女孩子们称作笑颜的宝箱呢,一不小心就被治愈了。

    二宫也不清楚自己对于相叶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在一起快十年了,干什么都在一起,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做了不少傻事,有时候就好像是同一个人一样,但是不一样,二宫是二宫,相叶是相叶,同一首歌都能唱出不同的感觉,二宫就无法这样毫无顾忌的笑出来,总觉得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还被相叶说像个小老头。

    大概是羡慕吧,二宫这样肯定自己的想法。

 

    樱井翔是班长,也是学生会长。每天都有很多文件和事务需要他去处理,成绩却一直保持在首位,就算是自认为头脑不错的二宫也不得不佩服。

    『二宫桑和相叶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吧,いいなぁ』前面的樱井转过来说了这样话,二宫却完全不明白他到底是羡慕些什么,和这个バカ一起每天都要多一箩筐担心的事情,虽然已经习惯了,看到他被自己吐槽之后的反应也很有趣,笑得开心的样子也很可爱,不对,这不是重点啦!

    『为什么这样说?』装作冷静的回答,耳朵却为刚才自己的想法红了个透。

    『你不觉得相叶桑很可爱吗?』樱井声音突然变小,像是怕相叶听到,还冲着二宫眨眨自己的大眼睛。

    『不觉得……』才怪,但是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出来。

    『肯定会觉得的吧?!因为你看相叶桑运动很好啊,口琴也吹的很好,声音也……』

    『都说了没有啦,うるぜい!』莫名的有点烦燥,也不知道是烦樱井这样夸相叶还是因为樱井说的时候眼睛闪闪的。

    一边的相叶对着二宫的笔记老老实实复习准备着两周后的考试,听到二宫突然的声音提高,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看过去。

    『小和你怎么了?和樱井桑吵架了吗?不要吵架哦。』说着还伸手想揉揉二宫的一头金发,被二宫准确的拍开。

    『没事,你复习你的。』

    『相叶桑,性格也好好啊。』

    『喂,你是痴汉吗?』别用那种眼神看着他!

    『如果是相叶桑,说不定是呢。对了,考试后的学园祭,我们班要出什么节目比较好呢?』

    突然转了的话题,但是二宫还是得好好回答,谁叫他是副班长呢,明明就想要无官一身轻却被那个バカ提名了,一投票竟然也超过半数,不知道怎么就当上了,平时也就挂名把事情推给樱井自己好有时间打游戏,这就是为什么樱井坐在他前面——老师觉得这样比较方便。

    『随便吧,反正肯定也就是咖啡厅之类的。』

    『鬼屋怎么样?』

    『不要鬼屋!』旁边的相叶又来岔一句,鬼屋什么的绝对不要。

    也对,相叶那家伙从小灵感就比较重,比较容易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所以对于有怪谈的地方和鬼屋一概不去连带着二宫也不可以去。

    二宫到现在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把相叶连哄带骗的带去一个废旧厂房,据说里面有鬼。刚走到门口相叶就有点想走了,被二宫一把抓住说『尼桑要是走了,小和会怕的哟。』

    一直觉得保护二宫是自己的责任的相叶听了这话决定留下来,抓着二宫的手却出了汗,往里走了不远就开始发抖,二宫还在心里嘲笑相叶真是胆小,于是他扯了个理由躲了起来,等了好久却没听见相叶的声音,再回去就看到躺在地上抽搐的相叶,一下子就慌了神,赶紧抱起比自己还高却轻的可怕的那个人出去,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敢让那个バカ靠近那些地方。

    『鬼屋就算了吧,肯定会有很多的,不少我们一个。』看着听了自己的话点点头的相叶,二宫指指他桌上的书让他继续复习。

    『不要嘛,我也要讨论,晚上再复习好了。』相叶把椅子搬到二宫旁边,耍赖皮的说。

    『今天有棒球比赛转播你绝对不会复习的好嘛!』

    『我会的啦!比赛让裕介录下来就好了!』

    『绝对不会!』

    『会的!』

    『いいなぁ——』

    『欸?』相叶有点没听懂樱井的话。

    『我是说——你们关系真好。』

    『因为小和是我弟弟啊。』

    『才不是呢バカ!』就是很不喜欢这种称呼,听起来很亲近实际上却有怎么都突破不了的墙壁横在面前。

    放学路上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三人同行。

    『翔酱,好厉害!』

    『啊,也没什么啦。』

    不想参与他们的对话,也参与不进去。二宫第一次觉得相叶开始脱离自己的掌握了,这都怪这个樱井翔,以前相叶都只会对自己说厉害的,二宫·醋坛子·和也表示很不开心,而且这个称呼变得太快了点吧!

    『小和,今天也去吃拉面吧~』

    『欸,你们回家之前还要去吃东西吗?』樱井·小算盘打的啪啪响·翔

    『因为我家比小和家远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路程,所以还是想找个座位啦,小和只是陪我而已啦。』相叶·炫弟·雅纪

    『那我也去~』

    『我今天就不去了,还有事我先走了』连byebye都不想说,二宫把书包背到肩上径自走了。

    『欸?』

    『那雅纪我们俩去吧?』

    『嗯?嗯……但是』

    『走吧!』

    二宫听到身后两个人对话,哼了一声,反正也没人听到。

    バカ,难道不是应该跟我一起回家吗?!

 

    『翔酱你要吃什么?这一家的拉面好吃!荞麦面也好吃!不过我还是觉得炸鸡最好吃!』相叶一进店里就tension高涨,一面找了个两个人的空位,一面给樱井介绍这家店。

    樱井看着坐在对面的相叶,考虑着要不要把自己的感情表露出来,聪明如他自然知道这种感情叫做喜欢,但是两个人都是男生直接说出来说不定会被讨厌。

    『哟,相叶,今天也来吃拉面?』店主走出来看到相叶打了个招呼。

    『嗯!还是要炸鸡和拉面!』

    『欸?今天怎么不是和那个小哥一起了?』

    『小和今天好像有什么事先走了,这个是翔酱,和我们也是一个班的,成绩也很好,还是学生会长欸,是不是很厉害?』

    『你好,我是樱井翔。』虽然不知道相叶为什么和店主介绍自己,但是还是再自我介绍一次。

    『小伙子,吃点什么?』

    『唔,荞麦面吧。』

    『好嘞,炸鸡,拉面,荞麦面各一份,马上就好。』店主擦擦手,又回到厨房去了。

    对面的相叶还在说着什么,樱井看着那张菱形嘴一张一合说个不停,竟然发起了呆,如果是kiss的话一定很舒服吧?不对,樱井翔你在想什么啊,什么好学生什么精英形象都毁了啦。

    『うまい!』就像相叶说的,这一家的荞麦面真的很好吃。

    樱井的吃相有点好笑,一筷子面满满的塞在嘴里,两颊鼓起来好像小时候养的仓鼠,一双大眼睛亮了起来好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

    『我说吧!好吃对吧!小和都不评价的。』相叶得意的样子好像这是他做的一样,嘟着嘴还不忘吐槽一下二宫看起来就没什么食欲的吃相。

    樱井也就跟着相叶点点头。

    ——雅纪说的都是正解。By樱井·就是偏心·翔

    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路灯亮了起来,路上行人也匆匆的经过。

    『じゃあね!翔酱明天见!』车来了,相叶向陪自己等车的樱井挥挥手跳上了车,清爽的短发跟着他的动作上下跳动。

    车门关上,樱井还看到相叶在对自己挥着手,那口型应该是『ありがとう!』

    我才是,ありがとう!

    不知道相叶有没有喜欢的人呢,明天去问问二宫好了,他们不是从小一起长大嘛?那二宫应该是最了解相叶的人了吧,问他应该没错。樱井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而另一边,丢下相叶和樱井走掉的二宫上了车却怎么想怎么不爽。

    明明表面一副天然的样子,其实相叶很器用二宫是知道的,所以很多事情都丢给他,因为知道以他努力的性格,不论多困难最后都会漂亮的完成的,特别是他二宫拜托的事。

    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心里已经把相叶打上二宫和也专属的标记,但是他并不属于谁,他就是他,可是这种心情是什么。

    打开家门也是一片漆黑。

    『ただいま』

    爸妈都出门了,昨天就知道的。妈妈给相叶的妈妈打了电话,今天原本是要去相叶家过夜的,可是竟然气的自己跑回来了还连自己气的什么都不知道。打开冰箱拿了杯果汁,想自己做晚饭,但是还是算了自己的手艺自己还是了解的,上楼睡觉吧。

    洗了澡躺在床上却又睡不着,翻来覆去,脑子里还是樱井看着相叶有些温柔过头的眼神,那个天然バカ大概没发现,但是二宫知道那大概是叫做喜欢吧。

    楼下门关上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那个人来了。

    打开房门,二宫把床上的枕头扔过去,相叶就知道肯定有埋伏,catch。

    『小和,晚饭吃了吗?妈妈说你今天要来我家的不会忘了吧,我还以为你会先过去,结果我回了你都还没回,被妈妈赶出来说你要是找不到他你也别回来了。』相叶学着妈妈的样子说话,二宫被逗的笑着在床上打滚。

    其实哪里好笑,不知道,但是就是停不下来。

    『想吃什么?麻婆豆腐?』

    『嫌だ!!!!绝对不要!』

    『好的那就麻婆豆腐了。』无视二宫的话下楼准备食材。

    相叶好歹也是中华料理店老板的儿子可是偏偏中华料理不行,二宫忘了自己吃过多少太咸或者太淡,忘了加辣椒或者辣椒加多了的麻婆豆腐。

    拿着果汁坐在客厅的桌子边盯着在厨房里的相叶。

    『欸,没有豆腐欸。』

    太好了。

    『那就做生姜烧好了。』

    欸?好像还没试过。

    看起来还不错,还是不敢下筷子。相叶看二宫一直不吃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快给我吃下去!』抢过筷子塞了一块到二宫嘴里。『怎么样?』

    『嗯,能吃。』

    『只是能吃?小和对吃的都什么兴趣的样子,所以才会这么瘦啦。今天跟翔酱去吃面的时候啊,翔酱好像很喜欢荞麦面的样子,而且翔酱吃东西的时候好像仓鼠,就是我们小时候养的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着——』

    『我吃饱了。』又是樱井翔,翔酱翔酱什么的叫的挺顺口啊。

    『欸,才吃了几口啊,不行,这可是我辛辛苦苦做的。』相叶把二宫拉回来,又想喂二宫却被挣开,再拉回来,二宫手一挥桌上的盘子也摔了出去。

    看了一眼相叶,二宫别过头转身上楼。相叶则留下来整理厨房。

    相叶洗了澡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把自己埋在枕头里的二宫趴在床上好像睡着了,关了灯躺到他旁边小声的说『晚安小和~』

    回应的只有呼吸声。

    直到相叶觉得自己快要睡着了,才感觉旁边的人转了个身,衣角被扯住,肩膀感觉到熟悉的重量,『对不起,まくん』

    『没关系哟,睡吧晚安』转身一只手把二宫拉过来自己怀里。

    相叶睡着了,二宫却还清醒着。

    从小就被当做对方家里的另一个孩子,经常互相串门,有时候玩游戏累了两个人倒在地板上睡着,夜里冷得抱成一团,习惯了不觉得奇怪,但是这样感觉心跳加速却是第一次。

    相叶的头发很柔顺,发尾有些微翘,好像是指腹的弧度。很少会安静下来仔细的观察,明明用了和自己一样的洗发水味道却有点不同。

    想着想着不自觉的在相叶怀里找个舒服的位置睡着了。

 

    『やばいやばい!要迟到了!』

    『都怪你啦,バーカ!忘了设闹钟啦!』

    一不小心就睡过头了,相叶和二宫赶紧爬起来换衣服。

    临出门二宫看了看日历,一把抓回准备冲出门的相叶,然后一巴掌糊在相叶脸上。

    『我肯定是被你传染了バカ病毒!今天土曜上什么学啊!』

    把书包丢在地上,二宫走回厨房熟练的倒了两杯牛奶,把吐司放进吐司机,然后拿出平底锅煎鸡蛋,想了想又加了培根。

    『那小和今天去图书馆吗?』

    『去干什么?你别跟我说去学习。』无数次考试前相叶都拉着二宫去图书馆自习,最后都变成相叶被妹子搭讪然后聊天度过一个下午——对此相叶的解释是,长太帅没办法,是人家拉着我聊天的。

    『嗯!今天我一定不会跟人聊天的。』认真的看着二宫的相叶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一不小心就会tension高了起来。

    『先把早餐吃了吧。』

    当然最后还是相叶的胜利。

    坐在图书馆的角落,二宫拿着书,眼睛却好像粘在了相叶身上,已经半个小时都没翻过的书页上并没有什么重要的知识点。

    阳光从窗户进来撒在相叶身上,那头栗色短发好像被镀了一层金。有人说过,认真的人最美,确实是这样。

    相叶不太擅长外语,虽然喜欢说可是总是出错,考试的成绩和其他科不在一个水平,咬着铅笔,额头皱在一起,眼神有些迷惑。

    『有什么问题吗?』二宫想这么问,但是被樱井抢了先,径自走过来坐在相叶旁边看他正在写的那本习题册。

    『这个句式啊应该……』

    『啊!原来是这样!那这个这个!』

    『这个呢是……』

    怎么说呢,那种和谐的空气感,不管是谁都不会想去打搅,仿佛有了一层结界,不是硬邦邦的墙壁而是像流水一样怎么也破不开,就算是他二宫和也也没有这个本事。空气似乎凝结了,二宫只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

    起身。

    没有被注意到。

    离开。

    也没有被注意到。

    在外面找了个长椅坐下来想打打游戏消磨时间,却连最简单的关也过不了。烦躁的揉揉头发。

    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三瓶水。

    『小和你刚才干什么了?我还以为你不见了。』相叶一副你不见了我怎么跟妈妈交代的表情。

    『我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可能会不见啦。』

    『但是不是会有那种不良少年吗?』

    『那些人会来图书馆吗,バカ!』

    一边的樱井笑了出声。

    『翔酱为什么要笑。』

    『没,没什么。』当然是因为你太可爱了。『那个……二宫桑,可以出来一下吗?』

    『嗯。』

    『有什么不能在这里说吗?』相叶看看樱井又看看二宫。

    『你给我好好复习啦,下个星期就该考试了。』按了一把相叶的头,二宫和樱井就向图书馆外走去了。

    留下相叶一个人在这里,当然会有小女生上来搭话,但是相叶坚定地表示我答应了小和不可以和别人说话。失望而归的女生两个手都数不过来。

    『怎么了吗?』二宫也不知道樱井为什么要把自己叫出来。

    『那个……我就是想问一下雅纪有喜欢的人吗?』

    『大概……没有吧。』如果有的话自己应该知道,因为那个人从来对自己从来不藏心事,好像一直长不大,不知道到底谁比较年长。

    『那……喜欢的类型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那家伙太单纯又从小和自己待在一起,连和女孩子牵牵手都没有过,连叛逆期都没有的人难不成你还期待他有过女朋友?

    二宫看着地面,把脚边的小石子踢开。

    『你说……如果我表白的话他会接受吗?』樱井很困扰,这个问题大概只有二宫能回答,可似乎二宫也不太清楚的样子。

    『せぁ——』会不会呢?那个家伙的话说不定会答应呢,但是,不要!

    『ね,二宫桑,帮我想个主意吧。是正式的写love letter还是当面呢?』

    『随便你,这都是你的事吧。』二宫瞥了一眼樱井转身走了。

    『帮帮我嘛!』

    『那就当面吧。』不过那个人那种害羞的性格应该会跑走吧。就当做是小私心好了。

    『大感谢!Nino!』

    『谁准你这样叫我了!』二宫嫌弃的把搂着自己肩膀的樱井的手拿开,真重。

 

    考试的沉重气氛终于过去了。

    『太好了!我英语及格了!翔酱谢谢!』相叶拿到成绩单,立马大叫起来。

    『恭喜你哟,雅纪。』

    趴在邻座浅眠的二宫揉揉眼睛。

    『小和!!醒醒!!我及格了!!』

    『那我要最新的勇者斗恶龙!』

    『欸?』

    『我的笔记不是借给你了吗!要算利息的哟まくん』

    『不是昨天才给你买了最新的Super Mario吗?!』

    『那不一样!』

    『然后就是学园祭了呢。』樱井翻翻自己的手帐,『说起来我们班的节目到底是什么还没决定好呢。』

    『翔,你们班的节目是什么决定了吗?』走进来的那个人好像是站不直一样,一手撑在桌子上,无表情却让人有点害怕,气场太强大,或者说是因为颜太浓。

    『还没,不知道有什么比较新奇的,不给点建议吗?』

    那人挑挑眉,我要知道还来问你?

    『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我叫松本润,这个人的表弟。』干脆也不等樱井说话就自我介绍起来。

    『二宫和也,这个是相叶雅纪。』知道相叶认生,二宫直接连带着他的份一起介绍了。

    『啊,你就是二宫?听说你吉他弹得很好。』

    二宫瞥了一眼相叶,自己练习吉他的事除了相叶都不知道。

    『欸?Nino你会弹吉他?』

    『你听谁说的?』

    『o酱说的。』

    『那是谁?你认识?』后一句明显是在问相叶。

    『啊!美术部的那个前辈!』相叶想了想终于想起来了,之前去棒球部活动的时候丢偏的球不小心把美术部的玻璃打碎了,跟美术部的部长大野智聊了几句觉得挺投机的,后来又去了几次跟他说过二宫的事情,可是他又不回话了,相叶就不怎么去了。

    『那要不……』樱井眼珠一转,脑子里跳出来一个点子。『男子公关部怎么样?』

    『别打我的主意就行,我是不会出力的。』二宫懒洋洋的准备继续趴在桌子上休息。

    『小和,这个听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我会一点钢琴,所以想……』

    『欸,正好可以和小和一起演奏欸。』

    『不要。』

    『雅纪你不是会口琴吗?润你也来帮忙好了,要不要叫上ohno?』樱井突然觉得这次学园祭一定会爆满。

    『我只会一点点啦,也可以吗?』相叶一副想加入的样子,完全无视二宫刚才的反对意见。

    『我也要?』松本觉得樱井今天大概是没吃药,自己的班级也有节目更何况自己还是策划的人,但是如果大野答应来的话也不是不能考虑。

    一行四人去问大野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还没睡醒,大野声音黏黏糊糊的姑且算是答应了。

    按樱井的想法,五个人临时组个乐队到时候可以在店里伴奏,肯定会吸引很多客人。

    完美。

    『那我们叫什么名字?』相叶比谁都激动,都还没想具体怎么做先想起了名字。

    『就叫嵐怎么样?在学园祭掀起暴风雨。』松本也有点跃跃欲试。

    『随便你们了。』放弃挣扎的二宫手里拿着游戏机,昨天记录被相叶不小心删了又要重新打。

    时间紧迫,每天放学都留在音乐教室练习,看起来还真有点部活的感觉。

    大野主唱,樱井钢琴,相叶口琴,二宫吉他,松本架子鼓。

    『o酱别睡了…』二宫扯扯大野的校服领带。

    『不对不对,松润你是不是打错鼓点了?』

    『抱歉我又没跟上』

『雅纪没关系的,我们再来一次就好。』

    松本表示自家表哥偏心也太明显了吧。

     大概是待在一起久了,相互之间也了解一些。比如说大野的嗓音清亮气息稳,比如说樱井溜肩是遗传,比如说松本不喜欢别人讨论他的浓颜,比如说相叶的天然突破天际。

    ——比如二宫的财布是哆啦A梦的。

 

    终于,学园祭当天。

    『辛苦啦,传单就拜托后勤A组了。B组负责饮品和食物。』忙着吩咐任务的樱井觉得头都大了。

    『抱歉我来晚了。』松本一副本大爷很不爽的表情说着抱歉的话,大家都明白这家伙的起床气还没下去。

    班门口那块展牌是大野的杰作,大大的『嵐』字特别显眼。

    而作者现在换好了演出服却躲在角落里补觉,缩成小小一团,好像猫一样。

    一切准备就绪开店的时候已经是早上10时,看了传单来的女孩子在店外排成了长龙,毕竟这样的形式还是很少见的——主要是听说乐队成员都很帅气kya~

    『你看那个键盘手肩膀好溜。』

    你才溜!

    『啊啊主唱声音好好听。』

    嗯?谁?我?

    『喂喂吉他手刚才是不是wink了!是不是!』

    眨个眼睛而已至于吗?

    『我比较喜欢吹口琴的那个学长啊,笑颜赛高!』

    (笑)

    『鼓手气场好强,好可怕!!』

    ……宝宝有情绪了。

 

    塞满鞋柜和抽屉情书和礼物大概就是学园祭的后遗症,当然这只是单单指相叶。另外几个人虽然也有收到只是没有这么多罢了。

    『那个…相叶同学可以出来一下吗?』女生双手绞着校服衬衣的下摆,脸红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嗯?可以哟。』礼貌的微笑却让站在桌边的那孩子把才抬起来的头又低了下去。

    相叶跟着那孩子走出去,看校服应该是一年生,真是有胆量啊现在的孩子。

    『第97个。』樱井看着相叶的背影无奈的说。

    『不,第98个。』二宫纠正樱井的错误。

    『我应该没有数掉啊。』

    『昨天回家路上还遇到一个。』

    『辛苦你了。』

    虽然相叶一直受欢迎,但是……

    看得到门外女孩子问相叶可否交往的口型,相叶摸摸那孩子的头说了什么就走了进来,那孩子就呆呆站在那里好一会才抹着眼泪走了。

    『相叶氏,你到底说了什么啊,又弄哭一个。』

    『我只是说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嘛。』

    恋爱笨蛋鉴定完毕。

    『雅纪喜欢的类型……是什么样的?』樱井

    『在一起的时候能很轻松的就不错呢。』

    『只是这样?』

    『嗯!』相叶点点头。『啊对了,你们来尝尝这个曲奇。』

    从抽屉里拿出包装被拆开一角的曲奇,大概是哪个女孩子送的吧。

    樱井倒是不客气的拿出一块塞到嘴里,『うまい!』

    『我就不用了。』看着相叶递过来的曲奇,二宫表示不太感冒。但是相叶一脸你竟然拒绝我我好受伤的表情让二宫还是乖乖接过来吃掉了。

    『怎么样?』

    『嗯。』

    『嗯是什么啦。』

    『就是,嗯,还不错,不过相叶氏又不是你做的你这得意的样子是什么?』

    『这就是我做的啊。』受伤的兔子先生。

    『欸,雅纪这是你做的?好厉害!』樱井毫不吝啬赞美的话语,今天又发现了一个他的有点——料理上手。

    其实并没有什么联系。

    二宫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但是事到如今道歉好像又有些奇怪。

    算了。

    『我去拿给松润和o酱尝尝。』相叶得到称赞就有点飘飘然,激动的冲了出去。

    『ね,Nino……你觉得……』

    『如果是表白的话直接去就好了吧,这种事不要总问我。那家伙的话不知直白的说出来是不会懂得吧。』不对,不是这样啊,如果樱井去表白,如果那个バカ答应了的话,不行,但是…相叶那家伙也是迟钝的可以,多少也能发现我对他是特别的吧。

    如果是那两个人站在一起倒也相称,总觉得有种难以言喻的复杂心情。可能自己也是喜欢相叶的吧,真是的,连自己都搞不清楚还给别人提建议。

 

    一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要不要在樱井之前去表白呢?

    太阳升起前是最冷的时候,天只是蒙蒙亮,打开房间的窗子,外面的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路灯都还没熄。

    突然来了困意,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小和,醒醒啦,小和。』

    『嗯?』睁开眼是放大的相叶的脸,还以为是在做梦,伸手揉揉相叶的脸,好瘦,都没有肉。

    『怎么办啊,小和,快醒醒啦!』

    坐了起来,床边的闹钟显示现在是早上7:34。

    『嗯?怎么了?』大概又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吧,每次都大惊小怪一惊一乍的。

    『这个。』相叶把自己的手机塞到二宫手里,界面上是一封邮件。

 

From 樱井 

00:23

雅纪,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你了,所以可以和我交往吗?

 

    二宫盯着屏幕一言不发反而吓到了相叶。

    『小和?你怎么了?』

    『给我看这个干什么?』可恶,还真的被那个仓鼠脸抢了先。

    『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喜欢就答应,不喜欢就拒绝呗,不是拒绝了那么多人了吗。』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心底里自私的希望他拒绝。

    『我……也不知道啊。』

    『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嗯……很帅气头脑也很好,很有责任感也很细心,吃相也很可爱……』相叶想了想发现樱井的优点确实很多。

    『那就和他交往试试吧,你这不是很喜欢他吗?』

    ——我在说什么啊。

    『小和觉得我应该这样吗?』

    『这种事鬼才知道啊!』

    二宫把自己的脸埋回枕头里,如果不是这样大概会暴露自己湿润了的眼睛和不知所措的表情吧。看起来会很可怜的样子。

    『那我就给他回消息好了。』平时心思细腻的相叶竟然也没有发现这个跟自己一起十多年的幼驯染现在糟糕透顶的心情。

    『随便你,我要睡觉了。』

 

    很自然的,那两个人在一起了。

    憧憬着两个人的孩子们少女心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倒也没有光明正大的宣布在一起,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空气里飘着的粉红泡泡。

    二宫主动和相叶换了座位,主动的染回一头黑发,主动剪了清爽的短发,主动接过樱井忙着谈恋爱没时间处理的事务。

    没有谁知道这是怎么了。

    相叶只以为二宫是叛逆够了,樱井也乐得有人分担责任能空出不少时间。

    『小和,等等我一起回家。』

    『不了,我今天还有事,你让他送你回去吧,不打扰你们啦。』做了个鬼脸惹得相叶有些害羞的拍了他的头,转身鼻头有点酸,但如果你开心就好反正如果是跟我在一起也不会有趣吧。

    17岁的夏天,二宫和也的世界坠入爱河,可是……

    可能是这份感情被察觉的太晚了。

    嘛,也许这就是青春,胸口隐隐作痛。

    放弃?你说谁?别想太多,二宫只是觉得自己养的白菜在自己之前就被拱了有点不爽。

-----------------------------------------------------------------------

烂尾?大概吧,不过一开始的想法就是这样的啦~

感谢各位gn能看到这里w

评论 ( 11 )
热度 ( 93 )
TOP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