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小学生文笔的污,不定期更新,慎。

【竹马】两个段子

*第一个相二,第二个二相,慎

*给我亲爱的鱼干太太 @默然者 的两个赔罪段子

*糖。反正我觉得甜(你……

*二相是拉郎田茂×笠间,是之前写的一篇作为背景的嗯私设……介意慎……

—冬天好冷啊—

天气太冷,冷到相叶也缩在被炉里不动了。二宫也不想动。

套着厚厚的家居服,二宫缩在暖炉里踹踹旁边的相叶,“我说相叶氏,把那边的蜜柑递给我。”

“好冷不想动。”

二宫告诉自己不可以生气,认真就输了。

“相叶氏,帮我拿一下遥控器。”没有蜜柑就算了电视节目也这么无聊。

“好冷不想动。”

不气不气——

“相叶氏,哎,算了。”

“什么?”相叶总算是挪了个窝转过来看着二宫,这种话说到一半的最让人在意了不是么。

想了想,二宫满脸笑的看着相叶,“过来亲一个。”

“啾。”迅速屈服于美色连冷风都不怕了?相叶觉得浑身一震,冷——

“去给我拿个蜜柑。”二宫计划通从来不在意用任何方式取得成功。

相叶立马敬了个礼,“遵命。”

其实蜜柑就在客厅的桌子上,回来时却像是经历了千难万险的递到二宫面前,一脸我是不是超棒超爱你快夸夸我的表情。

“剥了喂我。”

相叶没说话只是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啧,别得寸进尺啊你这家伙。”二宫红了耳根还是凑过去在他唇上蜻蜓点水的一吻,毕竟自己刚才还用了差不多的招数,也没资格说他不对啦,可是就是不服气,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

“这才不是得寸进尺啦,应该是这样才是吧?”

“喂喂,我要吃蜜柑!!”

“等会再吃吧。”

—醋不要乱吃—

“青志你最近怎么这么晚回啊。”笠间揉揉眼睛,拿出手机看时间,已经又是凌晨两点了,田茂一身的酒气一看就是喝多了。“今天去哪里了?”

最近都是这样,明明以前都是一起回家的,一下班就不见人影了,到家也不在,深更半夜的才会听见咔嚓开门和轻轻的关门声仿佛在说我回来了。笠间假装睡着了不理他,但是却一直很在意。

田茂其实也没有喝多,只是吃了两块酒心巧克力而已,大概是两块?爽太君做的巧克力挺好吃的,说不定,嗝,多吃了几个吧……

“唔,爽太家,嗯……”说着就倒在一边睡着了,还不忘找到热源抱上去。

笠间看看这个衣服都没脱抱着自己已经睡着的人,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给他解开裤带把外裤脱下来,又脱掉外套盖上被子。

是我最近都没有吸引力了吗?

明明以前都和我一起的,明明说好不会有别人的,明明以前……以前都……已经两个星期都没有……哎……

笠间跟自己纠结着也睡了过去,只是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旁边的人已经又一次不见了。虽然有点点迟疑,相叶还是决定去一趟——那家伙的店。哼。

果然,就在那里。

不管怎么告诉自己田茂肯定还是喜欢自己一些,还是说服不了自己,说不定他改变口味了?说不定对自己已经腻了?说不定……

坐在店里的田茂被小动提醒着回头看了一眼窗外,自家恋人站在那里一脸纠结,表情都写在脸上让人想不知道都不行。叹口气,赶紧出门去拉住笠间。

“走吧,进去。”

笠间甩甩手没能甩开他,别过头生气还给自己找了个蹩脚的理由,“不去,我……我路过,还有事呢我先走了。”

“什么事比我还重要?”

“那多了去了。”没敢大声说,笠间只是小声的嘟囔着。

没有回家,田茂把笠间拖去最近的love hotel 正大光明的开了个房,然后干了个爽×

可是笠间更委屈了。你这家伙就是把我当发泄的工具了吧?

“正宗啊……”

“嗯?”笠间把脸埋在枕头里,声音闷闷的。

“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哦,分手炮和分手礼?笠间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拆开看看。”

也不跟他客气,笠间有些粗鲁拆开包装盒。里面是一盒巧克力。

“没记错的话明天才是第一百天,九十九也挺好的,我的醋王。”

“谁是醋王啊,我没有,唔……”

评论 ( 6 )
热度 ( 68 )
TOP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