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小学生文笔的污,不定期更新,慎。

【没毛病竹马】旅行

混更等死中……

想做个充满正能量的人但是最近负能量又冒出来了u

咸鱼痴汉报社联盟:

拖了好久……(土下座


摄影师A和模特N的故事


格式比较奇怪因为不想改¯\(°_o)/¯


————————————————————————


  相叶背着背包独自走在这陌生国度陌生的街头,这里和东京一样繁华,却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格,手里的相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记录着沿途所见——立交桥上川流不息的车,路上行色匆匆的人,偶尔从树梢飞出的小鸟,路边的小花……


  这是他到的第17个国家,相册里填满了各地的风景。如果说少了什么的话,那大概是少了一个人的身影。


*


  大学毕业的相叶在家待了两年,说是不想工作其实只是还没有做好成为社会人的心理准备,还像个孩子似的,爸妈一心想让他继承家里的桂花楼,他一心想着自己的摄影事业,拍了好久的风景,终于有天像是开了窍一样投出了简历。


  “你去那个公司是做什么的?”晚饭时间美千代妈妈还是有点不放心,从厨房端出味增汤放在桌上,坐在相叶对面手托腮的看着自家大儿子。


  相叶抬头看见妈妈的眼神又低下头,想了好久怎么解释最后找到三个字,“拍写真。”这种行业的规矩大概不会让自己一来就上手吧。


  “是不是那种有好多漂亮姐姐的?”坐在旁边的弟弟也凑过来问一句。


  相叶瞪了他一眼,“小小年纪你管我干什么,吃你的饭。”


  耐不住家人的各种问话,相叶匆匆吃了几口就说吃饱了跑回房间折腾他的相机,坐在床边小心翼翼的擦拭着镜头。心里有点期待又十分紧张,不知道面试会怎样,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直到夜深了也没睡着,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醒来才发现时间比计划中稍稍迟了,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换上早就准备好的衣服出了门。


  换了两趟车才勉勉强强赶到,接待处的姐姐端过来一杯茶让相叶在大厅坐着,“你就是新来的摄影师?看起来不像啊……”


  “不像?”相叶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挺正常的啊?


  等进了面试的房间看对面的面试官都是些很有个性的人,只有坐在中间的那个人看起来却像是个极普通的高中生,衣服穿了很久的样子有些皱皱的,手上拿着游戏机拇指不停的按着键,房间里安静得只能听见他的游戏音效,他低着头不说话另外几个人好像也不准备说话的样子。


  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人提问,相叶有些局促的坐在那里,终于还是忍不住清了清嗓子“咳。那个……我叫……”


  “相叶雅纪是吧,嗯……感觉从来没听说过啊”那个人看了看资料又抬起头看了相叶一眼,“也不是刚毕业了吧……”


  浅棕的瞳像是能看进人的心里,相叶抖了抖,就看见他又低下头盯着屏幕,一头稍长的短发好像有段时间没有修剪变得乱糟糟的,鼻尖圆圆的,嘴唇微翘像是在笑却又不是。相叶心想,这人到底是谁?虽然想问但是还是忍住了。该知道的总会知道的。“是,在家待了两年。”


  像是被查户口一样的问了不少问题,终于还是拿下了这个工作。二宫一直也只是在听着,并没有说些什么,“明天就来上班吧,到三楼的摄影棚来。”


  作为这里的签约模特,二宫同时也是这里的股东之一,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谁都不会嫌赚的钱多了,不开心的时候就存钱好了。而相叶去了公司第一个工作就是在几位摄影旁边见习顺便做二宫的助理,看着二宫顺从的换上服装师递来的衣服,皮肤好到不用化妆,一边和发型师姐姐聊天一边乖巧的样子让人在他头上做着造型,相叶回想着从公司里那些喜欢八卦的小女生那里听来的消息——听说这个二宫先生很厉害呢。


  二宫从镜子里看着后面那个叫相叶的新人,做平面模特毕竟也好些年了,也认识了不少的摄影师,这些人大多都有自己的各种习惯各种要求,所以他也习惯了圆滑的对待。只是这个人一副元气满满的样子,看起来没有那种所谓搞艺术的坏习惯,实际上比自己年纪大,却基本上没有什么工作经验,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


  时间久了,二宫更觉得相叶这个人挺有意思的,说什么就做什么,说是有点天然吧,但是偶尔又蹦出来个让人脸红的黄段子,玩游戏也挺上手的,几次没有通关的游戏丢给他再回来看记录就被覆盖了,有些不甘心,但是,“相叶桑,这个地方怎么通关啊。”


  相叶伸手接过二宫手里的游戏机,上面的游戏是上次自己帮他通关的游戏吧。为了看着屏幕的二宫凑到他旁边来,手就搭在他肩上把重量都倚在相叶身上,相叶瞥了他一眼不知怎么的心跳就加速了,余光里能看到二宫的侧颜,眼神认真的盯着屏幕,见相叶没有动,二宫一脸不解的转过头看着他。看着二宫的眼睛相叶突然脸一红转开脸开始继续游戏,二宫也就没有太在意。


  相叶也是进了公司才知道二宫虽然看起来年纪小其实说起来也就比相叶小一岁,只是很早就开始了这份工作是个大前辈,是那种一下子就能找到话题聊得很开心的类型,只是大家都说二宫很难相处这一点让相叶觉得很奇怪,明明二宫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为了糖果会撒娇的类型,像小狗一样可爱的表情也让人很难拒绝他的请求,就算有时候有点胡闹也不忍心责备,相叶很难形容这种心情。


  看二宫一直不太在意别人看法的样子,真的不在意吗?“nino啊……”


  “嗯?”那人专心于游戏,只是快速的抬起眼看了看相叶又低下头。


  犹豫了一下,相叶有些试探的问,“你知道公司里关于你……就是他们都说你……比较……”


  “我?不就是说我难接近耍大牌之类,他们那些把利益写在脸上的人也真好意思这么说,我说相叶桑,我也是个成年人了,自己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你也只用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行了。或者你也不要离我太近免得你脆弱的小心脏承受不了他们的闲言碎语。”说完二宫就收起了游戏机拿起挂在一边的包就往门口走,相叶赶紧拿了车钥匙跟在后面,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不知道多少次,干什么那么多嘴!


  二宫当然也知道那人跟着自己,故意走的飞快但是怎么也甩不掉他,停下来转身差点撞上低头走过来的相叶,“你走那么快干什么!”


  “对不起,那个,我……刚才让你生气了。”相叶说着一个深鞠躬,脑袋狠狠的撞到了二宫的鼻子,“啊,你你你流鼻血了!”


  二宫也是被他整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接过相叶递过来的手帕,“我要回家!!”


  一到家门口,原本准备进去的相叶被飞快冲进门的二宫关在了外面。


  “nino……”相叶敲了敲门,没听到回应又等了一会儿就走了,没看到过了一会二宫把洗干净的手帕拿出来没看到他的时候一脸气愤,眼珠一转转身进了房间。


  “喂?”相叶刚回到家,躺在床上思考今天二宫说的话电话就来了。


  “我饿了,汉堡肉。”嘟的一声电话就挂了。相叶叹口气认命的站起身套上外套出门先去买食材,然后赶紧去二宫家。


  打开门的二宫也没看相叶一眼就又进房间了,相叶则是轻车熟路的到了厨房。虽然也有同事说他做的事情早就超过了一个助理该做的事情,也有人背后说他巴结二宫也只会被使唤,但是他也无所谓。


  吃饭时间相叶也只是安静的看着他吃发着呆,二宫被盯得浑身不舒服,“干嘛一直看着我,喜欢我啊?”


  有点没反应过来的相叶随口回答,“是啊……”


  二宫愣了,相叶一下子反应过来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安静的等着二宫吃完收走盘子,留下二宫坐在餐桌前发呆。


  这个人认真的?还是只是开玩笑?二宫觉得自己脸热热的,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相叶现在水池边使劲的擦着盘子有些懊恼,真是的,怎么就随口回了那么一句,也不知道二宫到底什么意思,这样回答了他会多想么?不会吧,他平时也会开玩笑的吧……


  一下子想开了的相叶把剩下的盘子洗干净,擦擦手走到客厅却没看到二宫,“nino?我先走咯?”


  等了一会儿才听到二宫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等等。”


  房门打开,一个装着手帕的袋子扔了过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又关上了。相叶耸耸肩,这样的事情多了之后竟然也习惯了起来,拿起外套走到玄关换鞋。


  其实二宫的房间里是什么样子相叶到现在也不知道,也没人知道,他总是不让人进,甚至是靠近房门都不可以,里面不知道有怎样的秘密,但是二宫不说所以他也不问。


*


  二宫觉得相叶在躲着自己。所以二宫也不想理他。


  而因为一宿都在整理自己以前摄影作品的相叶现在完全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正好二宫今天没有一直找他,他也就安静的坐在一边休息。


  拍完一组写真走回休息室的二宫,看着那个霸占了整张沙发睡大觉的人,莫名有点恼 ,干脆躺在他身上玩游戏,谁知道被那人睡得迷迷糊糊翻身抱住,脑袋在二宫后颈蹭了蹭,呼吸的气喷在肩上痒痒的,又不想挣开把他弄醒,不知怎么的自己也跟着睡着了。


  睡梦里相叶梦到了自己在森林里漫步,突然冲来一只超大的兔子扑到自己怀里,于是伸手把它抱住,兔子好像比看起来要轻,可是走了一会儿还是很累。于是梦醒了,相叶睁开眼就看见二宫躺在沙发内侧,自己搂住了他的腰。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情况,还以为这也是梦,于是捏捏二宫的腰又伸手捏捏他的脸,嗯,软软的。


  二宫一巴掌就糊在相叶脸上,“你干什么?!”


  相叶还有点懵,“梦里的nino怎么这么凶啊……”顺便还把二宫的手拿下来捏一捏。


  “梦你个大头鬼。”二宫坐起身瞪了相叶一眼,看看时间已经是傍晚了,“真是的也没有人叫我起来。”


  这次相叶算是彻底醒了,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和二宫说话,毕竟自己刚才可是狠狠地调戏了人家一把,看二宫整理东西要走,相叶凑过去想道歉还被二宫瞪了一眼。相叶说要送二宫回家被狠狠地拒绝了也没有一点不开心的样子说,那你送我回家吧。


  看着相叶满脸期待的表情,二宫竟然没法让自己利落的拒绝面前这个凑得超近的男人。相叶从坐上车就开始兴奋的跟二宫说今天有被通知明天就可以试着拍写真了,虽然只是在在正式拍摄结束后给他十分钟左右试试也足够让他兴奋了。


  二宫微微侧脸就能看到那个像是拿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喜滋滋的男人,警告道“别太轻视这份工作啊你这家伙,不好好干的话……”


  “知道了啦知道了,不过终于能上手了,一定是他们也发现我的潜力了……nino你说是不是?”


  点点头,二宫并不打算告诉他自己多少个晚上打电话跟负责人商量,当然他也没想到相叶会这么开心。


*


  不得不承认的是相叶真的是个很有实力的,而且运气超群,在几次试手之后就被负责人提拔,甚至比很多早来的前辈先开始摄影的工作,就算不是什么很重要的工作相叶也会全力的去做,只是从那之后和二宫呆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从以前的每天在一起变成一周才能见到两三次,最近二宫也开始带其他的新人了,相叶偶尔也会看到二宫装作生气的样子吓唬新人,偷笑然后被二宫瞥一眼赶紧憋住。


  相叶有时间也会跑去找二宫喝酒,喝的烂醉然后被二宫扛回家趴在马桶上吐,吐干净了神志稍稍清醒就跟自己说下次一定不能喝多,但真到了下次又忍不住多喝一杯,直到二宫终于有天怒了,“相叶雅纪你丫再喝这么多就睡大马路上吧,我是不会再把你扛回家了,你知道你喝醉了有多可怕么!就这样,这样!”说着还要模仿一下。相叶就一个劲的笑的答应下来。


  趁着醉意相叶无意间问到二宫喜欢什么样的人,也有些醉了的二宫想了好久都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描述,“成年了,有工作,喜欢我……的人吧”


  “那这样的人不是有很多啊。我就很喜欢你啊。”说着又喝了一口狠狠的点头,有点点的脸红不知道是害羞的还是喝了太多。


  二宫有点惊讶但是笑着说,“相叶桑原来喝多了会变得这么矫情,两个大男人之间说喜欢什么的不觉得奇怪吗?这么说的话我也挺喜欢你的但是……”


  “那要交往试试吗?”说着抬头看着二宫,明明是喝的烂醉却眼神意外清澈,让二宫突然不说话了耳根红红的,没有立马答应也没有拒绝。


  举着酒杯的二宫在装醉,心里却已经乱成了麻。是,他承认相叶雅纪长得也不错身材也不错,甚至说有人让相叶来做模特也毫不意外,性格也很开朗,对人温和,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可是他们俩不配,一点也不。是自己配不上他。


  没有得到回应的相叶像是个孩子一样闹着二宫喝酒,一不注意竟然眼泪也掉了下来,说些什么会认识真好的话,让二宫只好拍着他的背安慰他。


  喝的太晚,虽然不记得时间,但是直到店里都打烊了还闹着店主那就来,店主看他们喝的昏天黑地的,送来醒酒茶他们喝了竟然就倒在桌上睡了,好心的店主开了个暖气,只好放他们睡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两个人都趴在酒馆里隔着桌子脑袋靠的近近的,稍微动一动就能碰到对方的脑袋,相叶早一些的醒来,浑身的酸痛和宿醉后的难受让他坐起身伸了个懒腰,看着还没醒过来的二宫闭着眼睛睫毛轻颤,又趴下来脸朝向二宫细细的观察他。皮肤滑滑的像是剥了皮的煮鸡蛋,脸颊上和下巴上的痣像是调皮的点缀,平日里灵动的眼睛现在闭着像是变得乖巧了不少,嘴角带笑也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


  但是醒后就不能不去思考自己醉时说的话,他也不知道原来自己对这个男人的感情是这样,那人没有回复只是喝酒,相叶也在想要不要先跑了,这样二宫醒了就不会看见自己,也不会看到二宫可能有些奇怪的眼神……如果能躲过去就好了。


  可惜二宫这习惯了短时间睡眠的生物钟非常不巧的醒了过来,相叶眨眨眼赶紧坐起来轻咳一声,“早……”


  二宫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又坐了一会才抬头看着对面有些紧张的相叶,“早……”想了一会去找老板付款才发现相叶早就付过了,走回来靠在桌边看相叶还不动,“走吧?”


  有点不知道手该放在哪里的相叶,跟着二宫走出门,天微亮还是灰蒙蒙的,也没有开车而是分别拦了出租车回家。相叶走到一半突然想到什么的跟司机说去公司。


  二宫则是老老实实的回家休息了一整天,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干,不想读漫画更不想起来打游戏。从床这头滚到那头,看着空白的墙面发呆,看着风吹动窗帘,在太阳变得刺眼之前又睡了过去。


  另一边的相叶到了公司后拿凉水洗了个脸,因为二宫也没有再提,虽然想保持侥幸的心理觉得他不记得醉酒之后的事,但是说出那些话的自己大概也无法正视二宫。向作为负责人的松本递交了请假的申请,说想要出去逛逛改变一下心情,也只是被当做有了瓶颈,被拍拍肩批准了。


  好像是喉咙里哽住的苹果咽了下去,出了公司也没急着拦车,朝着回家的方向踱着,路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该去学校的已经在上课了吧,还上班的也早应该坐在办公桌前,突然觉得松了口气,拦了车回家收拾东西。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大概就是这样,一切都没有计划,没有目的地,没有结束的时间,想到哪里就到哪里。


*


  “什么?相叶雅纪请假了???”二宫到公司没看到相叶倒没觉得有什么奇怪,一个星期过去也只是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一个月就很不正常了。


  自从相叶那天表了白,二宫也想了很多,还想着拒绝了,如果做不了朋友大不了之后就不说话了吧,结果发现相叶竟然自己先跑了,于是二宫也赌气每天不是工作就是工作。


  但是工作也总有做完的时候,二宫坐在沙发上休息划着手机,逛过了推特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之前总被人闹着一起做事,现在闲下来就没了想法。不怎么看邮箱的二宫点开那个只给过相叶的邮箱地址,里面满满的邮件,附件里都有不少的图片,从他出门的那天开始每天一封,写着那天的心情。


  突然就想要见他。


  只给松本留了个便条,不知怎么就急切的去车库取了车直奔机场,定了最近一班去罗马的飞机。坐在候机大厅里,一面觉得自己鲁莽的嘲笑自己,一面又紧张又激动活像要春游的小学生忍不住脸上的笑。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落地的瞬间明明是到了陌生的城市却像是突然踏实了一样。打开邮箱想给他发个邮件,却看到了一个新的未读。


  —nino,我回来啦!半年的时间你想好了吗?因为我很胆小所以一直逃避,但是我想是时候还正视了,我喜欢你,要试着交往吗?


  二宫顿时就不乐意了,手指狠狠的在屏幕上摁下回复。


  —才不要!


  —可是松润说你去罗马找我了诶,我很认真的啊nino……


  —绝对,不要!


  二宫也没有行李,手插兜的跟着人流一起往外走,但是越想越气,怎么就被这家伙控制了心神。转身就撞到了人,一声sorry还没说出口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说了对不起,然后被人搂住了肩。


  “ごめんね”


*


  “二宫和也,你再不回来工作的话……”


  “え?我现在在纽约啦,要我给你带什么回去吗?啊,手机要没电了我先挂了。”二宫挂了电话看着旁边相叶憋笑的样子,拿手糊了他的脸,“笑什么笑,我不回去工作还不都是你害的。”


  “是是是,我的错。”


  相册里的照片和以往不太一样,不只有风景,还有……那人眼里的风景。


  是谁说过,旅行不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


以上w谢谢ฅ'ω'ฅ

评论
热度 ( 237 )
TOP

©  | Powered by LOFTER